棋牌博彩 开元棋牌

文学

养大儿子成了客

日 期:2016-03-22 16:49:10     来 源:本站原创     作 者:张 琳     点击率:4657

 

早想写一些关于父亲的文字,只是如山般厚重的父爱,手中纤细柔弱的笔尖又如何能承载得了这份深情呢?每次提起笔,却又放下,再提笔,再放下。但是想为他写点东西的想法从未消失过,总在心头眼底悄悄氤氲开来……

             


     我出生在皖北的一个偏远农村,小时候,对父亲的印象只有一个,那就是怕。我一直以为父亲是不爱我的,记忆中的父亲从来都没有笑过。父亲没有读过几天书,却能凭自己的感觉认得出村里人的姓名。父亲热心又做得一手好饭菜,村里不论谁家只要有个婚丧嫁娶都要让他去帮忙,久而久之,父亲有了酒瘾。我一直以为他爱酒比爱我多一些,这种感觉直到我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才改变对他的这种看法。

父亲的命运注定比别人坎坷,爷爷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兄妹三人爷爷最小,所以养成了他倔强的性格,与奶奶结婚后不懂得地里的农活也不善懂生活,在我父亲不到十岁的时候就离开爷爷改嫁到他乡,直到倔强的爷爷前年故去她也在未回过家。那时的父亲只有带着2个叔叔到处做事,艰难度日,也曾到学校上过几天的课,但为了生活只能选择干活。父亲总是拿他这些经历给我和弟弟训话,他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不想让你们和我一样没有文化后悔。尽管家境不是很好,我和弟弟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总是穿着最好看的衣服,背着最好看的书包,让村上的同伴们羡慕。我知道他把我们当做了过去的自己,越是这样,我越是害怕,我的成绩不够好,达不到他的满意,他就会借着酒意一遍一遍给我讲他的过去。

     时光的沙漏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流尽了我所有童年时光,初中毕业后由于想尽早就业选择了我们当地的一所卫校,但骨子里的我对教师却独有情衷,想读师范学校毕业后当老师,在卫校只读了不到2个月的我没有和家人商量就办完退学手续不在去上课,为了表示我的决心,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并且烧掉了卫校的课本,我以为他会狠狠骂我,或者打我一顿,哪天喝了那么多酒的他居然在我面前坐了足足半个小时却没说一句话,第二天他找来村民兵营长让我当兵。就在那年冬天,我没有再去上学,却打起背包走进了部队,谁也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18年……

部队是放飞青春梦想的地方,也是锻炼人的一所大学校。我到了部队后,先后当过炊事员,给养员,买菜、烧锅炉、喂猪,但我从未泯灭过自己的梦想。繁重封闭的部队生活,我一直自学着高中的课本和经济管理函授的课程,一直用手中的笔为部队的宣传部门写着稿件,就在当兵第三年的春天,我经过部队严格的预选考试走进了教导队,参加军校的招生辅导学习。记忆里那年的雨水特别的多,乡下的父亲在建筑房屋时为了拉开耳聋的工友不幸被一面墙砸倒在下面,当我接到弟弟发来的电报,匆匆从部队赶回家时父亲已经住进了医院。或许是因为我的突然到来,刚刚动过手术的他微微地对我说:“你怎么来了,部队事大,不能耽误,我没事……”。“昨晚他才刚醒,血库缺血,幸亏有很多好心人来献血,要不然真不知道会怎样?”弟弟哽咽着接着说“他不让我告诉你,说怕影响你考试”。第二天,我就在父亲的催促下匆匆赶回部队。在那年我考进柳州的一所军校,而父亲的小腿造成的粉碎性骨折被钢板和钢钉固定了13年,今年在我爱人的再三催促下才到医院拆掉折磨了他10多年的固定物,我知道他不是怕疼,而是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的他不愿意多花我的钱……

几年下来,我在部队从一个农村的孩子,一步步成了一名少校军官,父亲也逐渐苍老了很多,加上小腿上的钢板和钢丝一直未有拆掉,走路时颠簸的背影显得更加憔悴。虽然身体不好,每次喝点酒后都会在村里的亲人面前说我是如何的为他争气,考上军校当了军官,虽然腿不好,但让他在村里腰板直了很多。我知道,这是父亲在鼓励我,多少次,我给家里寄一些钱补贴,也试着让他不要太操劳,平时少喝点酒。但他依然在建筑工地从事着最繁重的劳动,出现在附近村里的婚丧嫁娶锅灶旁。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儿子,至少不是一个合格的孝顺儿子,小的时候不懂事一直在上学,后来稍稍大一点就开始和父亲顶嘴,想着早晚有一天要离开家,离开他,哪怕只是到亲戚家带上几天,不懂得父母的爱。到了部队,虽然从战士到干部10多年的时间,我回家的时间也寥寥几次,每次总是借口部队忙,我是基层干部节日需要在部队值班,就是有了孩子也只是带着女儿回家了一次。父亲总是说,我知道,把你送到部队你就是部队的人,部队的事大,就是有时候会想你和孙女。我在婚姻上遭受了波折和失败,当我拿起话筒听到是父亲安慰我说,儿子,你的事情自己做主,父母不在身边没能好好照顾到你,不要怪父母。我还有什么话能说的出来,话筒这边,早已哽咽着泪如泉涌泣不成声。前年,我从部队转业回到云南的一个边疆城市,同时也开始新的生活。春节前我带着爱人从云南回老家,虽然是提前已经告诉了他,到了哪天,父亲穿着厚厚的棉衣,走到离村几里远的路口等着我和爱人。我们的车还未停稳父亲一只长满老茧的手,就笨拙的帮我开车门,说这么远终于到了,一定累坏了吧?爱人则匆忙着把父亲扶上车,善解人意的她开大了车里的暖气。相聚的日子总是很短暂,还没过完正月十五,我和爱人就要再次踏上云南的征程,父亲喊了家里的亲戚和我儿时的伙伴。酒桌上父亲憨厚地笑着说:今年的春节是我们家最团员的一年,儿子部队转业和儿媳妇从云南几千里路开车过来过年,非常开心。我知道父亲喝了不少酒,他接着说,按理说儿子和儿媳妇回家我高兴,可怎么感觉我好像是把儿子给嫁了,养大了到了部队看不着,长大了结婚了去了云南,想看一眼也远了,他们小两口,几年能回一趟家?以后,我们在乡下,这么远的路,来回要折腾好多天,没什么大事情,也不会轻易开口让你们回家的,你们都有自己的工作生活。听到这里,我看了一眼媳妇,她在一边紧紧拉住母亲的手在低啜。“儿子养大了,我心里高兴。乡下养儿子是为养老,其实,我把儿子都养成别人家的儿子了,养成我家里的客人。”父亲说完自己喝了一杯酒,指了指我说,“他自从当了兵,离家就越来越远,回家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他每次说要回家,我几天都睡不着,就像感觉是客人来了。现在,又在外面成了家,回来得更少了,就更是客人了。”

自从离开家,离开父母,无论是在部队里的摸爬滚打,还是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亦或工作的中辛苦委屈,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坚强的人,而此时我却无法控制,无法在坚强,纵然面前有那么多的亲戚和朋友,我端起满满一杯酒扑通一声跪在父亲面前,长跪叩首,任由泪水长流。我知道喝完这杯酒,我将又启程踏上远方的路……


 

推荐图书
推荐文艺家
  • 程先美
    程先美,字鸿川,号野人、山人,汉族,四川开江人,癸卯腊月出生,现供职……[详细]
  • 何兴
    何兴,拉祜族,1960年出生,西盟佤族自治县美术书法摄影根艺协会副主席、……[详细]
  • 张昊
    张昊 1985年生于山东新泰 200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学士……[详细]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北部行政中心7-408 邮编665099 电话:0879-2122485
网站备案:滇ICP备13006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