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博彩 开元棋牌

文学

怀念老屋

日 期:2016-02-16 11:06:03     来 源:本站原创     作 者:戴文会     点击率:4858

            

     5月4日凌晨两点,嗡嗡的蚊子把我从梦中叮醒,怎么也睡不着。我打开手机进入朋友圈,老乡周德翰写的《戴家政:弃官诗人》的文章立刻吸引了我,我一口气读完,重温了老祖的故事。

    读完后,我更没有了睡意,心里无限纠结,一种隐隐的疼,为老祖戴家政及他的后人们居住过的四合院老屋被无知的小辈们拆得七零八落,只留下了一个外大门,两道照壁,一个风雨飘摇的里大门揪心;为从小给我们讲故事,教我们做人的大伯、父亲的离世难过;也为家谱遗失而遗憾着。人呀,拥有的时候不珍惜,甚至熟视无睹,失去的时候却拼命地怀念。我起身坐在阳台的凳子上,西斜的月光透过窗子如水般照在我身上。我呆呆怀念老屋,怀念老屋里发生的故事,怀念老屋里的亲人们。呆坐之时,突然听到一声在我家对面房檐下燕子的惊叫声,接着又听到从远处传来“汪汪”的狗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让我突然觉得回到故里—戴家营,回到那熟悉的老屋。

    我们家坐落在川河西岸大田中央,四周有一道天然竹林屏障环绕着。夏天的时候,绿油油的稻田包围着我们的家,用父亲的话说我们家就是海南岛。穿过一条长长的青石板巷,就到了我们家的大门。门头上雕龙刻凤,高高的围墙就是我们家的照壁。照壁上方的方框里画着“春景桃花开”、“夏天荷花池满中”等四幅春夏秋冬图案,紧跟着的是“要知古今事,需问过往人”、“日落不知归”有关读书人、船夫撑船等辛勤劳作的场景画面。照壁正中央用一条龙和一条凤画成了一个大大“福”字。我曾经惊叹当时的雕刻艺术。两扇古老而厚重的木门背后始终靠着一根圆圆粗粗的门杠。走过十米左右又是一道大门。穿过两道大门就进入我们家。东边又是一道高高的照壁,坐西朝东的正大房,两间厢房,都是青瓦房头,土墙,木构架房梁,青石板铺成得院子。由于年代久远,老屋陈旧了,木头都黑了,几次地震都毫发无损。改革开放以后,生活富裕了,家家就搬出老屋另盖房子,老屋就成了各家堆杂物的地方。奶奶曾给我们讲过: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家人丁旺盛,家大业大,解放前就用墓地划分各家的地界,西到无量山的高峰,东到哀牢山脉上的狮子山都有我们家的墓地,老祖戴家政葬在狮子山。世代靠耕种田地为生。清凉到戴家营公路上下的田地都是我们家的。由于社会动乱,戴家遭了几次盗贼的洗劫后生活越来越陷入穷迫状态。戴家男人都走得早,父亲才出生两个月,爷爷就去世了。爷爷那代有五弟兄,父亲这一代四弟兄。解放后,通过土改,分了田地,分了房屋。六七十年代,我们四家人二十多口人就挤在这四合院里。

    四合院是我们的乐园。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玩够了“躲猫猫”和“棉花讨小狗”的游戏后,就缠着大爹或父亲他俩给我们讲“张思方”的故事,讲戴家的故事,讲戴家政老祖的故事。每一次讲老祖的故事之前,大爹都要语调顿一顿,两眼放光,非常自豪地说我们老戴家出了一个大文人戴家政。他是戴家的第三代老祖,排行老四,大号家政,字子政,号有亭。他非常聪明,很小的时候就会写诗。青年时期,在学堂读书时就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写诗作文。24岁参加乡试中举,先是在大理做官,34岁时被派往湖南永兴县、常宁、晨溪任知县。戴家政为官清廉,勤政爱民,深受当地百姓拥戴,被称赞为“戴父母”、“戴青天。但在仕途中却遭同僚们的排挤,认识到仕途黯淡的老祖,毅然辞官归田,回到家乡过着穷苦潦倒的生活,从未停止过手中的诗笔。讲到这儿,大爹故意停下来,问我们:猜猜老祖除了会写诗外,还有个最大的品德是什么?看着我们睁大眼睛回答不上来,大爹加重语气说是他的孝心。母亲去世后葬在狮子山,戴家政挑着行李铺盖翻山越岭到狮子山母亲坟旁搭草庐居住,守孝两年。讲完老祖的故事后,大爹不忘嘱咐我们长大后要好好读书,做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后来,大爹和父亲曾带着我的几个哥哥到老祖坟前拜祭过。

    参作后我开始读本土文人曹守基撰编的《戴家政诗集简介》,才认识到老祖是清道光年间云南诗坛上五位赫赫有名的诗人之一。他与昆明诗人谢琼、大理诗人杨载彤、宝山诗人范仕义、石屏诗人丁运泰齐名。老祖辞官回来后,寄情于景东的山水,吟诗唱和,为我们留下了一千多首诗的精神财富。我在老祖的诗句里寻找着家的轨迹,寻找着我们的根。“高莫高于无量山,古柘南郡生雄关。分得点苍绵亘势,周百余里皆层峦。嵯峨权奇发光怪,耸立云霄不可攀”等描写家乡无量山、哀牢山等家乡的每一个角落的诗句让我感动!

    老屋、老祖一直让我心绪不宁,于是我上景东银生网搜寻有关老祖的文章,看到一个名叫“无量桃花”的作者写了一首《游戴家政故居感怀》的诗。“没有看到一丝文化遗迹,没有听到一点文化的声气,没有闻到一点文化的气息”的诗句却深深地刺痛着我,这是个真真实实的状况!老屋被拆,知道戴家历史的人,知道戴家政故事的老人们已经作古。很多老人们传承下来的东西已失传。无限的伤感又有何用呢?值得欣慰的是景东县政府在开南书院为老祖立了铜像;离休干部曹守基出资将戴家政诗集从省图书馆复印回来捐给县图书馆收藏,还撰编了《戴家政诗集简介》;普洱市诗词楹联协会主席黄桂枢编撰的《新编思茅风物志》,收录了老祖戴家政的故事及诗集。老祖不仅仅属于我们戴家,更是属于景东人民,属于普洱人民。我能做的也只有再次沉入老祖的诗集里,细心品读,感受老祖的人品、诗才以及对家乡的热爱之情。当读到老祖写的“编茅打土几经营,四壁萧然异样清”;“稀煮粥、稀煮粥、室人交谪幼儿哭。民脂民膏不养家,摆脱梁肉煮稀粥。千秋二字骗人多,千秋何补今米菽。不见悠悠道路人,争向先生问私蓄”的诗句后,我的心豁然开朗起来,老祖辞官回来,没有建高楼大厦,而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才建起一幢茅屋。他的清廉却让他没有为后人留下什么纪念建筑物,而我们居住过的老屋也许是后人建起的。就让老祖的诗魂永远留在我们后人心中,激励我们做一个正直、清廉、有学问、有孝心的人,做一个对社会、对单位有用的人,用笔耕耘,为身边的人传递正能量。唯有这样,才能告慰九泉之下的老祖,告慰我们逝去的亲人。

 

 

推荐图书
推荐文艺家
  • 程先美
    程先美,字鸿川,号野人、山人,汉族,四川开江人,癸卯腊月出生,现供职……[详细]
  • 何兴
    何兴,拉祜族,1960年出生,西盟佤族自治县美术书法摄影根艺协会副主席、……[详细]
  • 张昊
    张昊 1985年生于山东新泰 200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学士……[详细]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北部行政中心7-408 邮编665099 电话:0879-2122485
网站备案:滇ICP备13006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