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博彩 开元棋牌

文艺评论

道德中最大的秘密是爱

日 期:2015-03-10 14:38:10     来 源:本站原创     作 者:管理员     点击率:5236

                                            

   道德中最大的秘密是爱

          ——读张树丽的小说《雨夜》

苏东海

眼下,虽然网络文学铺天盖地,我依然爱读纸质的文学作品,因为网上看文章太吃力,特别是年长的人。闲暇之时,阅读文学作品是我长期以来的爱好,或者说养成了这个习惯。我读杂志类的文学作品,首先是浏览一下目录,更关注作者是谁,哪些是名家,哪个是熟人,哪个是身边的文友,然后再有选择的、认为可读的作品。这是我读杂志类文学作品的一个定式。

近日,我翻阅2015年第一期的《滇池》时,在目录中的短篇小说栏里,张树丽的名字让我眼前一亮。她是目前普洱小说创作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近年来,她在普洱文学这个小圈子里,虽不算一枝独秀,也是屈指可数之类。更有幸的是去年12月去景谷地震灾区采访,我们分在一个采访小组,虽然采写的内容不同。所到之处,她以新闻记者的敏感,捕捉细微点滴,爱问,好问,会问,不耻下问,获取了丰富翔实的第一资料,我在一旁聆听着,记录着,让我受益匪浅,在短短的一个星期相处,我发现与其说她是个作家,不如说她是个记者更为贴切。但是毕竟她的小说写得更为出色,在普洱已算小有名气。

上述就是我选择先读她的小说《雨夜》理由。读了一遍,又读一遍,不由得被文中的情节所打动,还想再读一遍时,我突然想起了雪莱的一句名言:“道德中最大的秘密是爱”。这句名言与小说《雨夜》在跨越国籍与时代的变革中息息相通,遥相呼应。就用这句名言来作为这篇文章的题目再合适不过了。

《雨夜》这篇小说篇幅不长,不足一万字。人物不少,主人公只有两人,吴羽和陆波。地点不多:车间、建设巷、清水公园、商城。时间跨度不长,从那个夏夜到商城购买年货,整整半年时间。结构并不复杂,从雨夜的一个意外的吻展开,到内心世界的纠葛、徘徊、彷徨,自责,到不知所措,最终理性地分手,作者驾轻就熟地处理好这段青春期的男女易发的情感,这就是作者的功力所在。小说从引子、开头、发展、高潮、尾声,一气呵成。给读者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特别是给青年人和处在热恋中的情侣对爱情的审视和思考提了个醒。我认为是这篇小说的意义所在,就在于此。

《雨夜》通篇采用线状形式,就是各个情节组成部分按时间的顺序、事件的因果关系顺序连接起来,呈线状延展,由始而终,由头至尾,由开端到结局,一步步向前推进,少有时倒叙、插叙和补叙,但并不改变整个情节的线式格局。线状结构有单线式和复线式之分;复线式结构根据情节之间的关系又可分为三种:主副线式,即两条或两条以上的情节线索分主次,交叉共进是其一,交叉式即两条或两条以上的情节线索难分主次,交叉共进是其二。平行式即有两条难分主次的情节线索,但并不交叉,而是呈平行状态,并通过某些人物或事件造成两条线索之间的联系是其三。《雨夜》在结构和叙述上较好地以线状的形式来完成的。这虽然不是写小说的事前构思,确反映了作者写作思路的成熟。

《雨夜》同时运用写实结构是新写实小说所采用的情节结构。新写实小说,它注重于展示客体的原形,即事物、生活的原初状态和本来面目,通过人生中平凡、琐碎的细节,揭示人性的原生特质和那酸甜苦辣五味具全的人生感悟,而相对淡化社会历史的背景,淡化常规思想意义,甚至作者的主观感情也得到抑制,即所谓通过这种原生态的生活展示了普能人生活的烦恼,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原形。小说从人们生活中那些自发性和随机性的平常事件中,展示了人们生存中的需求和行为方式。由于注重展示生活的原生态,新写实小说的情节结构体现为:故事情节不是精致严密的、封闭自恰的因果逻辑情节,而是松散的、开放的生活故事,其中现实的事件和幻想的故事、理性的思考和非理性的玩味、清楚的事实和模糊的印象都会在叙述过程中浮现出来,使人就像看到了生活本身一样。这就是张树丽小说雨夜》创作的又一特点。

小说一开始是对小城建设巷的描述,“很长时间了,吴羽不愿意从建设巷走过,也不敢从建设巷走过,虽然这是她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这当然可能是因为一个清晨曾有个醉汉直挺挺死在那里,也可能是因为重修道路,通行不便,更多的是因为那个雨夜,那个夏日里一反常态的雨夜。”就此点题小说《雨夜》。接着叙述了那个雨夜的经过。这就是小说的开头。

小说的主人公吴羽和陆波,同在一个工厂上班,吴羽在车间上班,陆波是车间的维修工,可以说是天天见面,难免日久生情。更巧的是他们两个的家又在同一个向,于是就有了陆波用摩托车顺便带吴羽一起回家,而且每天会在下班时吴羽出来,会经过门口的那棵凤凰树,仿佛不经意的邂逅,陆波会主动抢先说:“一起走吧”。这时,吴羽也就会坐在后坐,一溜烟的消逝在车间员工们的的视线里,天长日久,说也正常,也不正常……

作者文中写到,一个夏日的雨夜,她俩经过建设巷时,灯光昏暗,四处幽静,更为不妙的是前方有个黑乎乎的东西跑过。一害怕,她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了陆波,把头埋在他的背后,想在寻求点安全感。陆波正小心翼翼避开路上的水坑和石头,突然发现她紧紧贴在陆波的背上,一种女性特有的气息顺着身体的接触,像是一群有些讨厌的小蚂蚁一下细细密密地爬满了陆波的全身,一慌乱,陆波分神了,湿滑的路面加上一个小水坑,连车带人摔倒了,幸而车速慢,车身缓缓倒下,没有压着他们。跌倒的两个人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陆波有些沮丧地问吴羽摔疼没有?吴羽沉默了几秒,“咯咯咯咯”笑了起来,“笨蛋!”她说。昏黄的路灯下,陆波发现吴羽的眼睛亮闪闪的,嘴角奇怪地带着狡黠的笑,似乎谁用狗尾巴草在他心里轻轻挠了一下,心里一动,陆波突然紧紧地把吴羽抱在了怀里。吴羽略为一惊,马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狡黠,依旧以那样的表情看着他,这表情显然给了陆波极大的鼓舞,一低头,他吻住了那狡黠地笑着的嘴唇。雨下的渐渐大了,激吻中的两个人却丝毫也未察觉,只沉浸在雨夜拥吻的销魂间……小说的发展进入了高潮。

过后,吴羽自责过:“天哪!我做了什么?”她羞愧地用双手蒙住脸,“我这算什么?他22岁,我33岁,我几乎是他妈妈辈的人啊!”她自己觉得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接吻不是恋人之间才会有的吗?她反问自己。那应该是两个人情到深处,水到渠成的自然表现。那么,她和陆波是恋人吗?不是!陆波爱她吗?不!她爱陆波吗?不!她们之间有往下发展的可能吗?没有!她一遍一遍地在心里拷问着自己,最后深深地陷入自我否定这中。任由羞愧和耻辱撕咬着自己的灵魂。

而此时的陆波确不同吴羽。他回家躺在床上,还是掩饰不住心中的兴奋,眼前总浮现出吴羽那饱满红润的双唇,不过,一会儿浓浓的睡意战胜了红唇,对陆波来说,这样的一个吻,并不代表什么,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和朋友们到外边玩时,灯光、眼神、笑容和醉意到达某个临界点时,朋友一时兴起什么事都可以做,这就是陆波的态度。或许他对吴羽有好感,每天用摩托车载她回家,那也不能代表什么,只是顺路。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吴羽在车间里那群聒噪的妇人中间,总显得有所不同:衣服一尘不染,头发一丝不乱,那张白皙脸总是冷冷的,偶尔露出一丝微笑,让人觉得总是有一种出奇的美,和这样一个特别的女人一起回家,总会让他觉得心里很熨贴且温暖。这就是陆波的心态。这样一来,两条道上跑的车,走不到一起的症结所在。

吴羽是个敏感的女人,陆波满不在乎,毫无反常的反应,让她有些受伤,但她无意去追究,也无法去追究。雨夜对她而言,似乎是她和陆波之间的一个转折点,她想也像陆波一样若无其事,坦然面对,她却做不到。这期间,他有意无意地躲着陆波。但心里依旧难以释怀。就这样一天天在煎熬度日。

转眼间冬天来了,作者设计了一个相会,那是在小城的一个叫清水公园在地方,两个人开始了对话:“是这样的,吴羽,其实没有必要那样去较真,彼此待在一起时很愉快、很温暖这就够了……”

“不行,我的心过不了关。”

“那么,你就把它当作意外发生的小事故,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吴羽一阵沉默……

陆波又说:“你可以把我当作你的亲人,我们把彼此放在心里,在需要的时候适时出现,给对方温暖也挺好”。

吴羽又一阵沉默……

陆波继续循循善诱……以现身说法,讲了一个又一个例子。

这时,吴羽不知是该感激陆波朋友般的劝慰还是憎恨陆波局外人般的淡定。她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暗暗地笑自己迂腐,矫情。

决定走出这段没有结果也不可能有结果的隔代人的姐弟恋情。由此产生了想把自己尽快嫁出去的想法,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真心实意爱自己的人。

她买了一辆自己车上下班,同时,走进了相亲的家族,同事热心人罗大姐给她介绍了个中巴车司机老刘,在罗大姐家见了面。对方的条件和要求,吴羽显然是无法胜任的。第一次相亲失败后,接着又陆续见了商人老廖、公务员老黄、教师老张,还的老同学小伟……最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男人嫁出去,竟然比登上火星还要难了。

小说的结尾很巧妙,作者把他们在即将过年的商城里与陆波相遇,这是清水公园谈话后第一次对话,似乎忘了雨夜早已成功地屏蔽了他们之间信息的传递。吴羽获取了陆波辞职的消息,先是一惊,心跳重加速。接着是一连串的反问,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要辞职?辞职了你怎么办?陆波无所谓的笑了笑说:“今天递的申请”。吴羽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在两人挥手作别时,陆波朝左边的楼梯口走下去。他慢慢走着,感觉后面一直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但他没有回头……

看着陆波的身影一点点地消失在楼梯口,吴羽也向右边的楼梯口走了去,当她有些仓惶地走出商城时,冬日的太阳正穿过厚厚的云层,明晃晃地照在她身上,那光亮刺得她睁不开眼,也让她一下子想起:忘记了叫上罗大姐,忘记给母亲买那件暗红色大花的外套。

商城最后的一面,仍然可以看出他们之间又是不可跨越道德范畴中的秘密那就是爱。他慢慢的走着,感觉后面有一双眼睛注视他,是的,那就是吴羽的眼睛,没错。

吴羽呢,走出商城时才发现:没叫上罗大姐,也忘记给母亲买那件暗红色大花外套。这又一次证明:醉翁之意不在酒……最好的注脚。但是我相信:此时的吴羽、陆波都有好多想说未说的话,珍藏在心底作为永远的秘密。一生都不会忘却那段相处的日子,到老来回忆的时候一定是温馨、甜蜜与幸福,那毕竟是青春韶华的最美时光,一起走过的那段岁月,恩恩怨怨都会一笔勾销。

《雨夜》这篇小说严格地说符合小说的基本要素,即:人物、故事情节、环境。人们常说,人物是小说的核心,情节是小说的骨架,环境是小说的依托。但是对小说的定义还有不少争议。在《我心中的小说》——贾平凹自述里这样说:“小说是什么?小说是一种说话,说一段故事。说平平常常的生活事,是不需要技巧,生活本身就是故事,故事里有它本身的技巧。”张树丽的小说《雨夜》虽然也有小说的三要素,正如贾老说的像讲故事,娓娓道来,讲的是平平常常生活,讲的是身边的真人真事,讲的是青年人追求自由、追求完美、追求人生价值的理想主义者。

另外,《雨夜》这篇小说兼有散文体小说的特点,用散文的形式创作的一种小说。它和叙述体小说不同,以描写人物的内心世界为主,以对话为辅;有的作品以描写生动的环境为主,这类作品不以具体的描写情节见长,一般少有故事冲突,也没有更多的细节描写,这是小说接近散文的主要地方。但作为小说,必须多多少少要有情节的安排,有些故事看似散文,但人物是虚构的,事件也多以虚构为主,情节虽比一般小说真实,但也是虚构的,符合小说虚拟的特征。这类小说往往能表现作者的一种强烈的感受,打破了小说的某些套路,自由的发挥的空间广阔。文中运用了不少散文的艺术表现手法,如借景抒情、托物言志、衬托、象征等。有些语言特别到位,比如:“陆波觉得她更象一个舞者,一个在自己的舞台上忘我舞蹈的舞者。还有对其他女工身材评价:上身瘦下身胖的是鸭梨形,上身胖下身瘦是青蛙形,头小脚小中间大的是红薯形,瘦瘦扁扁的是闪片形”。还有吴羽:“相亲时的每一次见面都是一次价值的等量估换,当自己的年龄、相貌、收入、家庭被赤裸裸地摆在桌面上,被人掂来覆去的估量时,吴羽十分惊讶地发现,自己也在掂量着别人。”还有,吴羽最爱吃的水果是木瓜,这个陆波知道,陆波最爱吃的是舂鸡脚,吴羽不会忘记。这些生活中的细节是作者深入生活见证。

“雨夜,像是鞋底里的一颗砂石,不时让吴羽有着种种不适,第二天早晨上班打卡时看见陆波的背影时,那颗砂石就狠狠地硌了她一下。”

“雨夜改变了一切,它让我期待变成了一种煎熬,那颗小小的石头一直在心里瘆得她直发慌。”

“那颗硌在心里的小小砂石,已经折磨得她食无味,夜难寐,那石头不断提醒她……”

“不断反复的煎熬,让她迫切地想把那颗一直硌得她生疼的石头找出来扔得远远的。”

“那颗硌人的石头也渐渐地被磨平,偶尔发作也能很快便平息。”在这篇小说里,先后五次提到硌她的石头。“从有着种种不适到狠狠地硌了一下,再到瘆得她直发慌,折磨她食无味夜难寐,一直硌得她疼的石头再到石头也渐渐地被磨平,偶尔发作也能很快地便平息。是的,什么事都有个过程,是承受能力的加强还是时间淡忘?怎么说呢?痛之深、恨之切,欲是爱之浓。世间就是这样,爱恨情仇总是连在一起的,但也会慢慢消失的。……

总之,《雨夜》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小说。

推荐图书
推荐文艺家
  • 程先美
    程先美,字鸿川,号野人、山人,汉族,四川开江人,癸卯腊月出生,现供职……[详细]
  • 何兴
    何兴,拉祜族,1960年出生,西盟佤族自治县美术书法摄影根艺协会副主席、……[详细]
  • 张昊
    张昊 1985年生于山东新泰 200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学士……[详细]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北部行政中心7-408 邮编665099 电话:0879-2122485
网站备案:滇ICP备13006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