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博彩 开元棋牌

文艺评论

普洱神韵

日 期:2015-03-10 14:28:17     来 源:本站原创     作 者:管理员     点击率:6058
 

普洱神韵

                                                   ——读马青老师的《灵芽》有感

                                  秋古墨

马老把长篇小说《灵芽》交到我手中时,我心中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马老告诉我《灵芽》是一部难读的小说,很多人没办法把它读完。我当时听了有些心慌,被马老难读的话吓到了。但读完才发现,《灵芽》并没有像马老所言一般难读。我想起了民间流传的俗语“打死的没有吓死的多。”

马老所言的难读的原因,总结起来有大致两点,第一点原因是《灵芽》全书不断地变换人称视角,通俗点说就是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不断地转化。小说伊始,马老采用第一人称入手,而在讲到曾经的故事时,转用第三人称。即便同是第一人称,马老有时候以“我”第一人称在叙述,有时又是用“灵芽”的第一人称在叙述。

稍微有点文学常识的读者读到这,一定都会站出来说,叙述视角不断变化是写小说的大忌。因为人称的错乱会使小说情节变得很杂乱,读起来相当艰难。一直以来,处理好人称的变化,以降低读者的阅读难度是作家们需要面对的一个艰巨的课题。这个课题实在太艰巨,使得很多小说家都必须老老实实地采用第一人称,或者第三人称来写。只有少数更厉害点的作家,会使用第二人称来写小说,比如高行健的《灵山》。

那是不是一部小说就一定要统一使用一种人称呢?似乎没有哪本教科书里有确定的说法,规定小说中人称是不能转化的。从根本上说,转变叙述视角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如何用圆润的语言将这种转变表达清楚的问题。其实像“小说三要素”这样原则性的条件,先锋派作家都会跳出来进行一番挑战,硬着头皮写一本反小说三要素的小说。那选用什么视角去呈现情节,这该也是作家的个性选择。

谈到这点,就不得不先说说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的优点和缺点。第一人称的代入感强,但作者表现视角较窄;相反,第三人称的代入感虽然比较弱,但是视角很宽。所以作者在选择人称的时候,是要读者代入感强呢,还是要作者视角更宽呢?那么鱼和熊掌可以兼得么?在看了马老的《灵芽》后,就会得到答案。

《灵芽》的代入感很强,视角也很宽。也正因为《灵芽》的优点这般明显,尝试了别的作者所不敢尝试的,所以不足也相对明显。就如我前面所言,这样写,小说的情节就会显得较为杂乱。在全能视角和单纯视角的切换中,一方面在一定程度加大了作家的写作难读,另一方面也增加了读者阅读感知的难读。马老追求小说的完美,难题甩给自己,也甩给了读者,但这何尝不是一种终极的艺术追求!

《灵芽》难读的第二点原因是结构的原因。按照马老说《灵芽》是拼图结构,这一说法是对《灵芽》的结构的一种解释,而我自己更愿意把《灵芽》归纳为一条主线加两条辅线的复合式结构。一条主线是指灵芽离开普洱到北京,又从北京回到普洱的故事线索。两条辅线,一条是送走灵芽时,阿喜妹和罗家胜的爱情故事(故事发在一百年前,采用了第三人称叙事手法);一条是迎回灵芽时,“我”和“黑桃三”的爱情故事(离上一个故事相差了一百年,采用第一人称叙事手法)。这其中还穿插了其他的故事线索,比如老二叔、赵老板的故事等,但这些故事线索都为主线和辅线服务的,因此我更愿意把《灵芽》当做复合式结构。

从故事线来看,《灵芽》是不难读的,它的难读是难在处理故事线的技巧上。马老将两条故事线交叉缠绕,像编麻绳一般,把两条辅线的故事线搓到了一起。这特点的最显着之处,是第一条故事线在书的最末结束(送走灵芽),第二条故事线同样在书的最末结束(迎回灵芽)。更有趣的是第一条故事线是第二条故事线的开头。如果读者无法读完整本书,是觉得故事无头无尾,所以只有读完全书,故事头尾才能相接。不得不说这是《灵芽》最匠心独运的地方。

有人称《灵芽》是普洱的《百年孤独》,但我看来《灵芽》对结构的处理,以及对人称变换的把握程度上,比《百年孤独》有过之而不及。尽管《百年孤独》也用复线拼图结构,但马尔克斯绝对不敢像马老这般不断地变换人称——难道不是这样吗?

《灵芽》的难读在视角,在结构,那么它的思想内涵呢?

书的开头,是这样表述《灵芽》的:“作者本人却自己认为他的小说其实只是一种记录,一种对云南边疆的开化历史、对那些无法忘怀的人和故事的人文记录,以及关于普洱茶的文学解读。”可这句话还不足以表明马老的用心。我觉得一本书的思想内涵是必须要找到的,以上所言并非《灵芽》的思想内涵,它仅是《灵芽》的内容。

在我看来,《灵芽》表现了普洱茶人勇敢、智慧、坚毅、勤劳的卓绝精神,以及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向往。因为无论何种文化,如果脱离了人,就脱离了文化的根本,普洱茶文化同样如此,普洱茶文化最根本是普洱茶人的精神文化。并且每一个有关卓绝精神的词汇,我们都可以在《灵芽》中找到最真实的写照:普洱茶人的勇敢表现在洛捷茶人反抗清政府压迫的暴动,表现在罗家胜的复仇。他们无不是铁骨铮铮,又正气昂扬。如果这样的民族不是勇敢的民族,那么怎么才算勇敢的民族呢?写到智慧,罗家胜的爸爸,阿喜妹的爸爸都把毕生的心血用在研究普洱茶的上,并出了无可挑剔的“龙团茶”,这不是智慧是什么?而勤劳,那万亩茶园不都是勤劳的双手挖掘出来的吗?写到坚毅,普洱茶人可以让瘟疫肆虐过的思茅市换发出生机;历经百年苦难之后,重新接回灵芽,这不是坚毅又是什么?可能我对普洱茶人的卓绝精神总结得还不够全面,《灵芽》中表现的更多优秀精神文化还有待我们去挖掘。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些普洱茶文化精神的背后,正是普洱茶人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普洱茶人的卓越精神,这是普洱茶文化的核心,也是《灵芽》最本质的文学内涵。所以《灵芽》的思想内涵是无可挑剔的。一本优秀的小说,必然是把思想内涵具体在人物特点上,说到这点,我们不得不说《灵芽》的人物塑造。

有作家说过,一本书如果能写出一两个鲜明的人物形象,那么这本书就算成功了。而在《灵芽》中,有好几个人物的形象是非常具有特点的。首先是主人翁“我”,拥有很强的历史责任感,无论是命运的安排,还是责任感在作祟,始终把接回灵芽作为奋斗的最终目标。当听闻灵芽相关消息后,为了问清楚情况,可以丢下酒吧里买好的酒;“我”最终又千里迢迢到北京接回灵芽,有点唐僧取经的意味。当然“我”的小毛病也不少,爱贪小便宜(总是在老二叔那顺普洱茶),多情(小女朋友好几个),喜欢讲条件(讲条件才办事)等等。就是这样一个有明显优点,缺点也不少的“我”,构成一个完整生动的人物形象。还有一些配角,描写得也很入木三分。比如老二叔的恋人小薇,和老二叔爱得轰轰烈烈,最终又抛弃老二叔,远走他乡。十多年后,再次和老二叔相遇。这段遭遇和小薇不甘寂寞的性格吻合。而老二叔的妻子红梅更是人物和故事相互衬托的典型,红梅庸俗,逼得老二叔成婚,最终红梅又因为庸俗进了监狱,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又在性格之内。可以说《灵芽》的人物性格推动了小说故事的进展,而故事的进展又烘托了人物性格,两者相得益彰,不得不说马老在处理人物方面手法非常高明。毫不夸张地说,《灵芽》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马老为我们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像善于钻营的商人老乌头,富有远见的赵老板,严肃认真的茶专家嘉木,聪慧敢爱的阿七娘,心怀愧疚的崔把总等等。每一个人物,我们都可以给他们打一个标签,每一个标签下是一个鲜活的人物。

《灵芽》的人物性格鲜活,故事背景同样庞大,整个故事经历了一百年,从清末一直到到现代,这过程中,历经了普洱茶人的暴动,普洱茶中心的转移,普洱茶商的落寞,思茅城的兴衰……《灵芽》是一部普洱茶的兴衰史,一部普洱人的近代史。所以从故事内容上看,讲《灵芽》是普洱的《百年孤独》一点不为过。也正因为故事背景的庞大,为《灵芽》奠定了整个基调,它必然是宏大的。如果仅仅是宏大,这也是不够,《灵芽》在具体处理人物故事方面,又是细小的,它写“我”和“黑桃三”的爱情,写老二叔的个人遭遇,写“普兴号”的搬迁等等,这无不是细小的故事。宏大的历史和渺小的人物,是一个巨大的反差,在历史的车轮下,一切小故事都被大历史碾压而过,但也正是这些渺小鲜活的人物,一起构成了真实的历史。《灵芽》也就在这样的宏大和渺小之间,给我们创造了一段普洱茶的历史。

《灵芽》写尽了千年的普洱茶文化,描绘了百年的普洱茶历史兴衰。通过这部作品,马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很好的关于普洱茶文化的课,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普洱茶,也知道了什么是普洱茶文化,更知道了普洱茶人的人文精神。所以无论是今天,还是将来,《灵芽》的普洱茶文化精神内涵都是值得我们发扬,我们更应当以历史为镜,仔细思考普洱茶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希望这些思考能让普洱人一如既往的勤劳勇敢,希望普洱茶文化能越传越远,更衷心祝愿马老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有关普洱茶文化的作品,我们都拭目以待。

在文章末,对《灵芽》做一个个人的总结:这是一部写普洱茶精神文化的书,是一部像普洱茶一般醇香的作品,是一部需要像喝普洱茶一样去细心品鉴的作品。

推荐图书
推荐文艺家
  • 程先美
    程先美,字鸿川,号野人、山人,汉族,四川开江人,癸卯腊月出生,现供职……[详细]
  • 何兴
    何兴,拉祜族,1960年出生,西盟佤族自治县美术书法摄影根艺协会副主席、……[详细]
  • 张昊
    张昊 1985年生于山东新泰 200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学士……[详细]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北部行政中心7-408 邮编665099 电话:0879-2122485
网站备案:滇ICP备13006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