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博彩 开元棋牌

文艺评论

漂泊的灵魂

日 期:2014-03-24 08:49:38     来 源:本站原创     作 者:管理员     点击率:5357

 

漂泊的灵魂

杨春才


苏东海要出一本诗集,我是知道的,就连诗集的名称《山那边是海》也早先跟我谈起过。人到中年,再整理行囊,再思索方向,再鼓足勇气,把得失放下,轻松向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想不到他要我为《山那边是海》诗集写些文字。我是个彻头彻尾的诗盲,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刁难人吗。所以,在暮色苍茫的秋风中,在浊流浅草的滨河路散步时,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这点自知之明我是不想丢的。说句实话,我不会写诗,而且对诗总是有那种夜朦胧鸟也朦胧的感觉。
身边的小狗在我俩人前身后的撒着欢儿,素不相识的路人在漫不经心的穿梭往返着。白天不知夜的黑,低处咋知高处寒,我们置身在傍晚的朦胧月色里,依然天南地北的聊着,走着。同样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泥腿子,晚间散步的路线选择也是各有侧重。苏东海经常喜欢走宽阔的大马路,我则常常找城郊阡陌间的羊肠小道。他爱恋城市的张扬,我喜欢泥土的芳香,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好在总找得到无数的话题去探讨、去争论,这何许是我俩经常能走在一起的原因,也是交好的基础。散完步回家后就看闲书,突然想起苏东海出诗集的事,突然想起他要求我写序而断然拒绝的情形,心中就有些愧疚起来。可以拒绝金钱的诱惑,可千万不能拒绝朋友的信任啊!大文豪巴金说过友情在我过去生活里就像一盏明灯,照彻了我的灵魂,使我的生活有了一点点光彩。如果说生活是浩瀚的大海,朋友就是一条友谊号冲浪船,它往日能从惊涛中破浪而出,今后也能在骇浪中冲锋而过,因为,朋友间的信任不改,信念不变。细细想想,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那怕硬着头皮也要为他的第一本诗集《山那边是海》写点什么。不是为了诗歌,而是为了祭奠我们忙忙碌碌地昨天,感谢我们平平安安的现在,祝福我们亦真亦幻的未来。

认识苏东海应该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们曾一起在镇沅老县城听云南着名作家张昆华老师讲写作课,他就坐我前排。课没有讲完,他就在一张白纸上写了一首小诗,并且征求身边人的意见。我对诗没有更多印象,只是见到他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就记住了这个说普通话的外省人。后来,他竟然从里崴乡跑到我工作的振太乡中心校找我玩,可惜我到基层小学检查指导工作去了。后来的后来,接触多了,对这个讲一口普通话,写一手漂亮字的外省人,了解也开始集中而深入起来。据他说,他漂泊云南的理由极其简单,甚至有些搞笑。由于家庭出身不好,他在家乡找工作希望渺茫得很,更要命的是爱情也遭到打击……,天涯何处无芳草,年轻气盛的他在亲友的支持下凑钱远走高飞,于是有了单枪匹马闯云南的壮举,于是有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结局。向彩云之南漂泊的是生活、也是生命,是青春,更是灵魂。他成了云南大山里的一名女婿、一个男人、一位父亲。不再流浪的他,拥有了能干的媳妇,拥有了聪明的儿子,拥有了自己工作、生活及喜爱的诗歌。我曾经在县委宣传部做新闻干事,负责筹办县委机关小报,报社缺人,我向县委领导推荐了写得一手漂亮字,发表过不少诗歌、新闻的他。他开始顺利的从农民、代课教师、企业工人过渡到国家公务员,在报社还从编辑升到副总编、总编。《论语》有云: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那时,我和他经常一起写稿、编稿、划版、拉广告,在一个办公室里干了几年。工作之余,勤奋的苏东海经常发表一些散文、诗歌之类的文学作品,还曾跑到云南艺术学院拿了个戏剧文学专业的函授大专文凭。他的散文精短隽永,谋篇布局,一丝不苟,起承转合,滴水不漏,阅之品之,富有特别的美感和诗意。他的诗歌我见得多,读得少,原因是我对诗歌一知半解,尤其是新诗。总觉得有的太直白,白得像开水,无色无味无语;有的太艰涩,涩得像栘衣果,难读难品难解;有的太浅,浅得无聊,有的太深,深得无底。我感觉做诗人不容易,做读懂所有诗人的诗更不容易。其实,中国的诗歌从《诗经》开始,就四处充溢着稻麦芬芳和鸟语花香。只要是粗通文墨的人,大致都能体会到诗歌优雅的节律、铿锵的音韵和华美的辞藻。在羌笛孤城里,在黄河白云间,在空山新雨后,在浔阳秋瑟,我们都能顺着唐朝诗人的文字指引,去想象,去憧憬、去探索、去超越。余秋雨在《中国文脉》中说过,仕途等级由官衔决定,财富等级由金额决定,医生等级由疗效决定,而文学的等级由品位决定。把文学分三六九等,有些冒险成分,确理由充分。肯定粗俗与精致同在,肯定糟粕与精华并存,文学也不例外。读完苏东海的诗集《山那边是海》的全部文稿,感觉神清而气爽,轻松而愉悦。虽然没有月落乌啼般的冷艳、寥落,没有独钓寒江的孤矜、高远,没有大漠孤烟的蛮荒、凄怆,没有小桥流水的活泼、悠然。总也算得品位不低,格调不俗。按我的水平与标准,用百分制衡量和话,起码在八十分以上。当然,这是我斗胆对其诗品的评价,也是对其人品的打分。

作者从黄海之滨的江苏省连云港一路向西南漂移,翻越云贵高原,最后泊在了彩云之南。其间走了不少路程,经历了不少磨难,体验了不少人间冷暖,一路艰辛付出,作者也收获了人生成熟与厚重,收获了生活的内涵和外延。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长距离转移,更是一种情感的长途漂流。我的名字叫”/有一颗向上的心/是一株直挺的干/小时候/多少人羡慕我的才气/送给一个栋梁的桂冠/不知是谁/把我投入茫茫的苦海/从此/日夜与风浪作伴/江河湖海里漂泊/雨里行/雾里钻/我挺直腰杆/风里闯/浪里颠/我宁折不弯/终于在没有路的水域/划出了一条航线,(《桅杆》)。这首小诗写的是船上桅杆,风里、雨里、浪里、雾里的艰辛航程,在没有路的水域划出一条航线。不难看出这是作者心灵的写照,他也在自己与命运的抗争中划出了属于自己的航线。
爷爷那一代/狩猎/放牧/砍火山…..父亲那一代/挖沟/开渠/造梯田……/我们这一代、测量/勘探/建矿山……/(《爷爷.爸爸.我》)。这诗读来自然亲切。这是作者在矿山工作时,耳闻目睹、身临其境的真切感悟。每天以执着的目光/穿过寒冷漫长的等待/布谷鸟催春的三月/一片新绿和阳光的味道/弥漫着植物生长的气息/父亲与犁耙/以最简单的方式/勾勒人生的几何图形……带血的脐带已被岁月风干/牵动游子漂泊不定的心/在清明雨的烟雾里回归故乡/母亲坟头上空纸钱在梦里飞舞…….(《父亲与母亲》)。父母在,不远游,漂泊的心依然在吟唱着逝去的时光与温暖。清明节成了他一年一度对故乡、对亲人深情的牵挂。无论是山风镰刀水牛,还是车站邮车电站,还是矿山小河故园野渡。这一个个被人们熟视无睹的具体物象,在作者特别的想象空间里,被演化为一组组灵动漂逸的意象,经过整理、提炼而幻化为一行行美丽的音符,在作者感情漂流中尽情的奔涌,忘情的流泻,从而让生活空间显得异常地光彩夺目。作者寄情山与海,穿越生命时空,韵味绵延而磅礴。竹排横在岸边/悄悄等待远方的旅人/青山立在岸边/默默守候迟来的黄昏/哨公耐不住寂寞/背起鱼篓/沿江撒下一网又一网希冀/唯有小树悠闲自得/倒映在平静流淌的江心/为渡口凭添一道美丽的风景,(《渡口》)。触景生情,有感而发,河边渡口的情与景跃然纸上,给人诸多美的感受。作者漫步校园,聆听岁月风铃,声音清脆而悠远。……是恒星/是行星/是流星/是陨石/我相信/银河星光灿烂时/一定有你……(《写在毕业生的纪念册上》)。就连作者偶尔为之的歌词,也是风生水起,波光耀眼。是谁洒下一片星光/是谁播种满天的太阳/是母亲河啊,澜沧江/是你/心中浪花的希望/是你/千年激流的梦想/村村机器把歌唱/户户电灯放光芒/大朝山遥远的边疆/把祖国的天空照亮……是谁洒下一片星光/是谁播种满天的太阳/是水电人有力的臂膀/是大朝山宽厚的胸膛/托起峡谷不落的太阳。(《大朝山电站之歌》)。星光、太阳都是水电人的追求和梦想,光明和热量是水电人心中迸发的岩浆。同时,也是作者寄情水电人最真诚的敬意和最高的褒奖。前一片茶树/屋后一片茶树/一条小路消失在幽静的翠谷/我的家就在茶园深处/我最爱听/采茶姑娘的歌谣/词儿那么美/曲儿那么酷/能把会飞的蜜蜂蝴蝶迷住/四季在茶乡安家落户/为茶城增添一个和谐的音符/。山上一片茶树/山下一片茶树/一条小路连接着蓝色的天幕/我的家就在茶园深处/我最爱喝/普洱天然的银毫/味道那么醇/清香溢肺腑/能把会飞的孔雀白鹭留住/四季在茶乡安家落户/为茶都献上一个吉祥的信物。(《我的家在茶园深处》)。说到茶园不能不想到普洱,说到普洱自然而然就会想到茶园了。因为普洱和茶是密不可分的。普洱,名符其实的中国茶城,当之无愧茶的故乡。能像荷乐德林大师说的那样,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真好。
有茶品,有酒喝,有朋友相携,有爱情相拥,有诗歌相伴,天堂也不过如此妙曼。

201396日于普洱

推荐图书
推荐文艺家
  • 程先美
    程先美,字鸿川,号野人、山人,汉族,四川开江人,癸卯腊月出生,现供职……[详细]
  • 何兴
    何兴,拉祜族,1960年出生,西盟佤族自治县美术书法摄影根艺协会副主席、……[详细]
  • 张昊
    张昊 1985年生于山东新泰 200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学士……[详细]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北部行政中心7-408 邮编665099 电话:0879-2122485
网站备案:滇ICP备13006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