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博彩 开元棋牌

文艺评论

西盟山间那一朵云

日 期:2014-01-26 11:24:26     来 源:本站原创     作 者:谢冕     点击率:4944
     那一年,一位诗人登上了西盟山。那是边疆的一个清晨,他推开窗子,一朵云飞了进来,“带着深谷底层的寒气,带着难以捉摸的旭日的光彩” (公刘《西盟的早晨》),他的诗句保留了那个时代特有的充满朝气和理想的清新明丽。写诗的人后来成了我的朋友,我记得这首诗,几十年来我怀着梦想,我要沿着他的足迹去寻找那朵绮丽的云。这个愿望足足迟到了五十年,直至去年的秋天,我终于登上了我日夜思念的佤山。

  我们的车子从哀牢山和无量山的夹缝中一径南下,澜沧江多情地一路陪伴,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我们仿佛自天而降,我们是从云贵高原的高处落到了谷底。这里草木葱茏,漫山遍野的原始森林,阳光从茂密的植物枝叶间雨点般地播撒下来,到处都是闪光晶莹的露珠。天空是被遮蔽的,森林很暗,脚下是潺潺的流水。普洱过去是思茅,思茅过去是澜沧。告别了澜沧江,车子向着西南,这里群山连绵,竟是国境了:西边是缅甸,南边是老挝。

  西盟县治设在勐梭镇。这是一座崭新的城市,宁静、安恬、清洁,所有的房屋都装饰了佤族民俗的元素,竹楼的造型,长着弯弯长角的水牛的图腾,阿佤人的长刀和木鼓。整座城市成了一件巨大的艺术品,佤族人民的习俗、服饰和语言,它那丰富而独特的文化精神,如同一只多彩的百宝箱在我们的面前展开。在内地,我已经厌倦了那些千城一面的单调与俗气,西盟新城的崭新形象令我的心境为之一振。古老而又年轻的西盟给与我的欢喜是言语难以表达的。

  中午的阳光艳丽地照着,群山巅上的云气依然氤氲。芭蕉、油棕、槟榔和榕树,都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西盟的文友陪同我们参谒这里的圣湖龙潭。龙潭是山中的一面明镜,湖水清冽、透明、四围静谧,若有神在。阿佤人敬畏自然,世世代代保持着这里的原始状态,一草一木都受到尊重。此刻我们置身于一个没有被世俗污染的世界,这是纯真的、也是纯洁的、真诚的世界。

  陪同我们的文友中,一位是诗人张富春。那天在思茅举行的首届中国诗歌朗诵季,朗诵的《透过窗我看到了佤山》就是他的作品。另一位是文清风,也是诗人。文清风临别赠我诗集《梦里追云》,所收是旧体诗,诗中洋溢着他对佤山的绮丽富饶大地的热爱之情:“欢歌敲木鼓,篝火照星辰”,“佤家水酒三分醉,拉祜笙歌一派欢”。文清风,湖南永州人,俊逸儒雅,他有较深的旧学功底,诗兼新旧体,也写散文。

  他的诗歌写作似乎更注重于旧体诗词。他也酷爱书法,时有友人以诸种字体书写他的诗词作品。

  整本《梦里追云》云气氤氲,境界迷蒙,确是梦境一般的诗情。而尚未正式出版的《天边读月》所收多系新诗,此集较之前者,风格迥异。南疆清夜,月华如洗,临窗把酒,圆朗绝尘。我在西盟读的是他的旧体诗,旧体诗讲平仄韵脚,我不谙此道,未敢妄评。这番读新诗,却为他的别样境界所吸引。文清风的新诗用词极清浅,没有多余的装饰,也没有故作的深奥,一切都只是平白道来,是家常话,却隽永而深蕴:“大家都需要的东西,不一定很大;是不起眼的小麦和大米,养活了大家。”(《凤凰展翅高歌》),“当你喧嚣的时候,我甘居寂寞;当你寂寞的时候,我用灵魂唱歌。”(《地狱之门洞开》),现在写这样诗的人不多了,大家都争着往“高深”的路上走,似乎是挡不住的狂流,是颇为无奈的。

  西盟多山,草深林密,自昏至晓,虫鸣遍野,有若梵音。在这样的边境月夜,诗人秉笔抒怀,思考人生真谛,也思考宇宙洪荒,用的是平常心,悲悯且显深邃。此时他谛听窗外无边的虫鸣,设想自己就是它们的同类,人性的温存披及自然界的万千物种,读之令人内心有一种感动。这里是由遍野的虫鸣发出的联想:

  它把月光当成了阳光

    它把草丛当成了天堂

 

    也许它正在寻找同伴

    也许它正在举步维艰

    也许它知道生命短暂

    也许它知道宇宙无边

                      ——《夜虫在窗外声声吟唱》

  另有一首,《我是天上飞来的小鸟》,展现的也是这样的天真的本色,诗人借小鸟的口吻道出了人间的忧伤和希望。由此可以证明,文清风作为诗人,他的诗歌不仅有人间的关怀,而且体现着一种博大的爱心:

  我在低处发现生活的光亮

    我在别处发现今天的目光

    我是天上飞来的小鸟

    唱着人间最美的忧伤

 

    我在黑森林追逐豺狼

    我在蓝天下采集梦想

    我是天上飞来的小鸟

    告诉你生活并不荒唐

  他不是一味地书写廉价的乐观,他的深邃在于他已洞悉世间的悲欢离合,他的深切的忧患感会出人意想地出现在他的轻松自在的诗行中。他看到了积极生活的另一面:“没有不凋谢的美丽”,这正是他的深刻:

  没有不凋谢的美丽

    没有不死亡的人生

    大海日夜的波动

    太阳也不是永恒

 

    秋雨中残花飘零

    蝴蝶飞不过冬天的大门

    果实年年成熟又腐烂

    大自然无情更多情

  诗人告诉我们,即使我们非常珍惜的美丽也不是永远,那么,我们应当如何面对这瞬息即逝的世间万象?诗人的达观提醒了我们:不要为逝去而苦闷,也不要为孤独而断魂,人生本来就是匆匆过客,用不着为春梦独自伤神。我们从这里看到了诗人的成熟,也看到了他的朴素的语言背后的哲理。

  文清风的新诗,不仅行文自然,而且多数篇章体式大体齐整,节奏感强,音韵铿锵,非常上口。这种写作的坚持非常可贵,在普遍不重视诗歌语言精美简约的“口语”泛滥的今天,读到这样不装假,也不卖弄技巧的质朴自然的诗风,着实为我们带来了久违了的惊喜。当今流行的相当一部分诗歌,由于这些诗歌的非理性和无节制,已经相当程度地造成了诗歌语言的污染。一些诗人正在滥用我们来之不易的自由,他们不知道语言的精炼和节奏感是诗歌的生命线,他们恣意地以华靡遮掩他们思想的贫乏。

文清风的创作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新鲜感,而且是一份信心。这是生长在没有污染的环境中的没有受到污染的诗歌。如同清晨时节升起于西盟山间的那一朵,那几朵,那无数朵奇异的云那样,带着深谷底层的寒气,也带着难以捉摸的旭日的光彩。无论是梦里追云也好,无论是天边读月也好,这些升腾于万山丛中的阳光云影都是对于文清风的才情风韵的恰当的形容。

(作者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诗探索》杂志主编)

推荐图书
推荐文艺家
  • 程先美
    程先美,字鸿川,号野人、山人,汉族,四川开江人,癸卯腊月出生,现供职……[详细]
  • 何兴
    何兴,拉祜族,1960年出生,西盟佤族自治县美术书法摄影根艺协会副主席、……[详细]
  • 张昊
    张昊 1985年生于山东新泰 200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学士……[详细]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北部行政中心7-408 邮编665099 电话:0879-2122485
网站备案:滇ICP备13006778号